關於部落格
SKY
  • 1334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作夢] 基層員警夢見的防飆專案~內容很長



        這篇文章是摘錄於很久以前在路上撿到的一本小說中,塵封老舊的頁面中
,一段發人深省的文章,敘述的基層的辛苦與坎坷。就在政府喊著全民拼治安的同
時,實際上很多的問題並不是喊喊口號而已。

前言

其實這些資料是不能公開的,我把這些寫出來就已經有被朋友罵臭頭的準備。但
是如果再不寫出來,可能這些事情都要封沉大海,永遠也不能公佈出來。據我
所知公司方面所有資料均以銷毀(包括錄影帶、照片等等),也許有隊員私藏部
分資料,但是就我所看到、聽到、實際參與的部分,以及隊友手邊的資料,大概
就是以下這些了。很抱歉我不能詳述發生的年代、時間與當事者詳細資料,以免
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近幾年常常在網路上看到許多罵警察的文章,每每看到總覺得辛酸,台灣就是講求
情理法,法律一定要放在最後頭。警察裡面總是有幾個害群之馬,但是也不能一概否
定。就我的經驗來講,很多人明明就是有錯在先,但是卻死不承認還理直氣
壯,大罵你的不是,警察也是人,也是有脾氣的,修養好一點的就摸摸鼻子算了,
修養比較差的當然也會回個一兩句,結果就被冠上態度不佳的罪名。我們要守法,
要有人品,並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當時有問題不反應出來,背後卻在網路上加
油添醋大罵特罵。現代年輕人的教育真是失敗透頂,也是風氣使然造成知識教育的提昇
,基本
人格修養卻原地踏步。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們在深夜的街頭流血流汗,雖然
最後社會終得安寧,我們也換來了一身的傷痛。幾年過後,是否會有下一批同
樣的戲碼再次出現?

關於飆車族

飆車在台灣七八十年代就已經有的活動,當我還在唸中學的時候,從飆車就可以聯想到
名流100、DT、DJ-1、兜風等等,以及大度路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RS先鋒車
隊。當年的飆車只為在引擎技術上的改良與提昇,以求得速度上的刺激。後來政
府陸續開放設立賽車場,速度上的刺激都留在賽車場上較量,照道理講飆車族應會
逐漸銷聲匿跡。沒錯,加上法令的修改與嚴格的取締,的確有一陣子街頭上
改裝車輛的競速有減少的趨勢。但是近幾年來一種新興的飆車文化正逐漸蔓延,這
種仿效日本暴走族的飆車文化,主要是以群體行動,壯人多之恃行殺人放火之實。新一
代的飆車並非純粹速度上的較量而已,而是鬥勇鬥狠的奪命廝殺。他們橫行街頭
無所不為,見到不對眼的人就砍殺,他們砸毀路邊停放的車輛,搶超商,搶加油
站,放火,完全無視公權力的存在。



夜深了,有多少父母知道他的孩子正在街頭飆車?

防飆專案

防飆專案是因應各地區飆車風氣而設立之專案任務,目的為遏止飆車歪風,維護
社會治安。某縣市警局接獲地方里長求救,飆車族在該區數個里週邊地區橫行,
搶超商,砍路人,砸車輛,加免費的油,並揚言若有警方出來干涉的將放火燒
民宅,由於當地路段開闊筆直,飆車族自四處各地在此聚集。當地居民視之為
洪水猛獸,當力警力嚴重不足無法制止,在我們尚未前往支援前夕該地區派出所
警車甚至被飆車族砸毀,便衣幹員被圍毆之狀況發生。當時警局成立防飆專案
任務,即派公文至我們單位要求支援。我們配合當地警力與飆車族鬥智鬥力,口袋
戰術在這裡已經不管用了,
因為你面對的是一群不要命的亡命之徒,不同於當地警力的定點臨檢,我們開
著民車,針對飆車族集合地點進行攔檢驅趕,並不定期不定點在路口進行多
點伏擊,讓四處亂竄的飆車族無所遁形。



小隊在路邊整裝待發

全副武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每次我們一身勁裝打扮,不但讓派出所同仁看
的流口水,當地百姓看的張大嘴,也讓飆仔看的流眼淚。當然路人也會指指
點點,其中也會發生許多有趣的事,有的小姐一轉身看到我們”啊!”的
大聲尖叫。有的年輕人看到我們直呼太誇張了,以為我們在拍電影,更
有飆仔直接稱呼我們飛虎隊,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們只要求主要保護自身安
全,次要順利完成任務,如此而已。介紹這些東西不是打廣告,只
是經過一年的實務經驗,告訴大家好用在哪裡。

T24深藍色連身戰鬥服:

小隊的統一穿著,在深夜的隱蔽性極佳,但在馬路上卻極為危險,整年下來衣
服幾乎洗爛…..。

Eagle TAC-V1戰術背心:

因沒穿防彈背心,多一點口袋可以放照明彈,醫務包,哨子,無線電,飲料,
香煙….等等。一年下來…..我跟隊長的塑膠拉鍊都壞了。

Uncle Mike勤務組:

腰帶,雜物包,手銬袋,甩棍袋,腿掛槍套,無線電袋,手電筒袋,工具鉗
袋…..等等。果真是一分錢一分貨,堅固耐用撐了一年。

ASP甩棍:

這邊我就要大力強調了,台灣的甩棍根本就是黏土做的,打人必彎不說,
掉在地上也會斷成兩截。逼不得已最後該地區幾乎所有警力都花大錢
換上ASP甩棍,而這支打過無數車子與飆仔,從街頭飛到街尾,果然還是
一分錢一分貨,完好如初。至於當初上頭發給我們齊眉棍,叫我們用來攔車?
別鬧了!拿來耍雜技算了。

Safariland束手:

一款可以用手銬鑰匙開啟的束手,可以重複使用,有一次差點被一個天兵給
剪掉。每人一大捆束手對我們來說根本不夠用,飆仔人太多了。

Motorola無線電:

堅固耐用可靠性佳的無線電步話機。

Motorola手持式發話器:

雖然貴而高檔,但是只要買一次就可以用好幾年。

海星掌上型查贓電腦:

用來查贓車用,價格可以買兩台Palm m505 PDA了,但是最新的資料也只有當
晚的前天。因此漏失許多第一手被竊的車籍資料(飆仔很多都騎贓車)。更烏龍
的是海星查詢明明顯示贓車,結果用分局電腦查詢不是贓車,造成對當事人的誤解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類似經驗。

反光背心與指揮棒:

主要在深夜勤務中考量人身安全所配發,不過我們一拿到就丟在行李箱不用。

頭套:

主要為保護頭部避免被飆仔第一時間的傷害,其次嚇阻效果也很大。

特勤靴:

衝河堤時在斜坡上抓地力超強,但每人規格就比較不統一,大部分使用Dinner產品。



初試啼聲

記得我剛報到的第一天,當地各派出所都調集所有車輛會合進行勤教,就在
我們勤教的同時就陸續有當地民眾前來告知飆車族目前活動的地點,請我們
前往驅趕,但是最令我印象深刻是約五六十名警員在派出所前面廳長官訓示
,飆車族竟然就在我們面前的馬路前叫囂挑釁,就在大家轉身查看的同時,
一名飆仔還大喊”立正”,好似要命令我們立正站好,此等行徑可笑一番,
不是一般生活在警力充足的大都會地區百姓所能想像的。行前老闆特別強調
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千萬不可落單,在我們報到前一個星期就已經有兩個
人被砍死。於是約午夜12點左右我們就浩浩蕩蕩的跟著
派出所到各定點就位,我們自己開著民車四處勘查環境(部分同仁著便服騎機
車做據點勘查),我們沒有配槍,也沒有告發單,只有一台”海星”。為求輕
便未穿著防彈衣和頭盔,帶個小帽和戰術背心就上了。基本上我們的任務就
針對群體飆車族進行攔檢盤查(雖說法令規定沒有搜索票不得搜身或搜查車廂
等,不過我們請他自己打開,通常都會乖乖配合),我們不做違規攔查
也不開紅單,抓到未滿18歲,刀械,改造車體,沒有證件,危險駕駛者一
定送(交由當地派出所員警處理)。沿路飆車族三五成群,有在街頭尾來回狂
飆者,有在兩旁看熱鬧者,還有霸佔路口表演特
技者。連平時橫行街頭的計程車,遇到飆仔霸佔整個路口時,也只能乖乖的
停在路口,喇叭都不敢按一聲。當然我們要先從路口開始清”垃圾”,以保
持交通順暢,就在無線電一聲”準備”下,我緩緩抽出腰際的甩棍,把車門
開啟一個小縫,隊長鎖定一群在旁邊觀看的小團體(約5~8輛車),車子馬上?
e停在他們旁邊。”上!”三輛車隊員同時下車喝令”警察臨檢!”,”熄火!
”,”行照駕照!”,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聲我一聲,但是飆車族的反應竟然
沒有逃跑,可能是被我們眼前的裝束嚇呆了(以後可就沒這麼輕鬆了),當然
這些人不但沒有任何身分證件,而且還有好幾個
未滿十八歲,好吧!全部帶回派出所處理。正當我們臨檢這一群飆車族時,
其他飆車族先是一楞,接著尖銳的引擎聲此起彼落,髒話幹聲四起,問候
你說這些飆車族怕了嗎?決不!他們在遠處觀望我們下一步
會幹什麼,我們也不理他們,就先把眼前這一群先押回去!當然當天陸陸?
續續攔到好幾台,也跑掉好幾台,一直到凌晨3點半所有當地員警收工時?
A我們還在繼續做攔檢勤務,因為飆車族實在太多了!一直到凌晨5點左右才
結束。不過當晚派出所前面就擠滿了好幾百台的無牌機車及通知父母領回
的青少年(你別看這些青少年在飆車時那一副好勇鬥狠的模樣
,被我們抓住時不斷求情不說,到了派出所還嚎啕大哭,判若兩人的程度
較人匪夷所思)。



小Dio油門輕摧,前輪浮起,飆仔辯稱原場未改(影像擷取)

改裝車輛

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我們不但要模擬飆車族的行徑、思考方式、
作為外,對機車也要多所了解,尤其是改裝機車。在法令還未修改前(當時
聚眾飆車與危險駕駛法令還未通過),對付飆車族最好的方法就是開改裝車
體,因為你明明知道他在飆車,但是它有行照駕照,也抓不到它違規,也
抓不到它攜帶危禁物品,放他走又是縱虎歸山,所以只有重罰(不過通常
也不會繳),機車被我們押回派出所後,有兩名派出所同仁專門開單,一
輛改裝機車可以從頭開到尾,甚至後照鏡,車殼顏色不符等都可以開。
最常被我們押到的車當屬50cc小綿羊改裝車,像DIO系列,JOG系列,而改
裝可分為引擎系統,傳動系統,懸吊系統與外觀方面,主要改裝部分如
下:(粗略介紹,沒興趣可以跳過這一段)

引擎系統:大口徑空氣濾氫氣(俗稱芭樂,有人乾脆不裝)、大口徑化油器(油針)、改裝進氣岐管、YEIS能源誘導器、碳纖維舌簧片、大排氣輛汽缸(50cc改65cc、90cc甚至125~150的都有)、改裝排氣管、白金火星塞(或高放電量)、矽導線、汽車用高壓線圈、高速CDI、短油門線等等。

傳動系統:改裝區軸(或拉行程),改裝普力盤、普力珠、皮帶、離合器、離合器彈簧、轉速彈簧等。

懸吊系統:改裝避震器、賽車胎、鋁合金輪圈、大口徑浮動碟等等。

外觀方面:閃爍車燈、噪音喇叭、台客貼紙、平衡端子、下導流、大包圍等等。

以上大部分改裝都不符合法令可以開單,若一台車全部改下來,可以開的紅單罰金甚至比車還貴!

開火

在大約將近一年時間的防飆勤務中,有許多讓我們拔槍(槍是自己偷帶的,
上頭不准配槍,有時會帶些無殺傷力彈打到極痛的漆彈槍或BB槍)的緊急情
況,但是急迫到開槍的狀況卻只有兩回,原因是這些小鬼只要看到我們拔
槍(一般看到抽出甩棍就怕了)或是被我們制服住了,都乖乖的不敢反抗或
逃跑(可能是我們的裝扮或態度的關係,常有人被嚇的幾乎要哭出來)。一
次是我們剛開始還不熟悉狀況,為自保不得已才鳴槍示警,一次為追捕肇
事逃逸者,就僅僅這兩次,以後還會不會有,我不知道,因為現在當地的
飆車族都改飆汽車,雖然不若之前那樣逞兇鬥毆,但是難保狀況不會
惡化,對付汽車比機車更困難危險,唯有從法令方面著手,才能有效改善飆車歪風。

經過前幾次我們初步了解後,隊長決定先從靜態團體著手,就是那種在路
邊看熱鬧(也可能是飆累在一旁休息)的團體,這些團體雖然車子停在路邊
,但是車都未熄火,而且人都坐在車上,行動時需要使用包夾方式將我們
的車輛停在其動線前後,所有人員下車喝令,依情形使用必要的”手段”
以避免其反抗或是逃跑,這種方式當然不是每一次都成功,硬闖的人也是
很多,不過我們也不會讓他們好受的。或許有人質疑我們的手段過於激烈
,但是過於溫和的手段可能會威脅到我們的個人安全。今天一群飆車族停
在前方,你要先估算對方有多少人,衡量自己的人手是否足夠,對向的
外觀看來如何(由裝扮、年齡層評估)、是否藏有武器,當你前往臨檢時對
方是否會騎車衝撞你,是否會拿武器攻擊你,這些都不是你所能預料的,
最完善的計劃,還是會有莫非先生出來攪局。因此非常的時期就要有非常
的手段,當一般警力無法有效制止時,就是特殊警力發揮的時候,因為我
們的手段在長官的默許下都是來”黑”的(這到後面我會詳述),也許就是
因為這種方法,才使該區飆車族至今仍不敢出現。或許也因為我們隊長經
歷過處理街頭群眾運動的實務經驗(地下電台、全民計程車、德惠街事件
等等),在他的帶領下也使我們每個隊員都發揮了”近身格鬥”的看家本
領。當我們車巡至一處河堤邊的陰暗路口處,此處人煙稀少,卻有一大
群飆車族聚集在前方。我們當時兩輛車約5個人慢慢靠近,飆車族並未
察覺,此時隊長一聲令下兩車人馬包夾並下車,飆車族馬上加速,企
圖衝撞員警並逃跑,還記得當時我死緊抓一台雙載Vino,我一直叫他熄火
,他卻一邊說他又沒有怎麼樣一邊騎車要走,突然”磅”的一聲所有人都
嚇呆了,原來我們隊長見情況緊急立刻對空鳴槍示警,而所有的飆車族也
都聽話的把手舉起來,讓我們順利臨檢,整個過程不到5秒鐘,不過還是
有三分之一的車子逃跑了,根據我們初步盤查結果有的沒駕照,有的人
有行照沒車
子(車子被逃跑的人騎走了),有的人有車子沒行照(行照在逃跑的人身上)
,亂七八糟。後來派出所的員警也趕到了,把所有人都押回去。約十幾名
飆車族大部分未滿十八歲,辯稱來這裡看熱鬧。



衝撞警察的下場,都是兩敗俱傷(影像擷取)

衝撞

做防飆就要有被車撞的準備,所幸這一年來我們小隊只有一名同仁被撞,
聽說其它隊常有被撞的很慘的,唉!一般飆車族遇到臨檢第一個反應就是
緊急煞車,然後看看四周有沒有小巷可以鑽,如果沒有就是回頭,很少
會直接與臨檢哨正面衝突,但是我們的臨檢哨都設在沒有巷子可以鑽的
路上,前後方還各有一個潛伏哨,當飆車族出現時前方潛伏哨先不現身
,等飆仔進入口袋後再前後包圍,當飆仔看到無處可逃時,不要命的就
會想要衝撞。話說有一次我們正在路口對路旁的一群青少年做盤查時,
有一台BWS自遠處加速朝我們而來,並不但按著喇叭,我們猛揮指揮棒
示警並吹哨制
止,但是沒有用,一名隊員緊急閃避與機車擦身而過,該車離開時我
似乎可以看到飆車族臉上得意的笑容,但他沒想我們後方還有一名潛
伏哨正拿著棍子等著他。接下來一連串發生的巨大聲響,倒地的機車
在路面劃出一道長長的火光,飆車族在地上滾兩圈後還企圖逃跑。我
與同仁迅速衝上去一起將之壓制在地上。該名飆車族衝撞我們時已經
喝醉,辯稱沒看到我們。

另一個案例是我們臨檢有時因考量到人員的安全,做攔車時主要是以
汽車橫在路口為主,人員在旁攔檢為輔,因此在飆仔還未出現時我們
都會把汽車停在前後路旁,當飆再進入口袋後車子就會開至路中間擋
住其去路,這樣一方面飆仔就算要衝撞也會放慢速度,人員遭到飆車
族蓄意衝撞時也可迅速躲至車後。但是有一次一群飆車族進入口袋時
,幾乎所有人看到逃脫無望乖乖就範時,一名不要命的飆仔仍企圖衝
過臨檢哨,竟然以最起碼超過80km/hr的時速衝撞前方,而我們攔檢
的車輛已經橫在路中央,但不知他是緊張還是技術欠佳,撞到了路邊
停放的車輛,整台Dio車頭全毀,從
外觀看來他的腿應該已經骨折,我們叫他躺好不要動,並馬上呼叫消
防局,而這名飆仔不斷在地上哀嚎,後來我跟他小聊了一下,這名青
年19歲,自學校畢業後就一直等當兵,結果等了兩年還沒接到兵單,
因為一般公司都不會收等當兵的員工,所以閒閒沒事幹,整天與朋友
到處亂晃。過了一會救護車來了,看到EMT為了固定他的大腿,整整
花了幾乎半個小時,可知他的腿可能斷成好幾截,我想他再也不會
出來飆車了。就算敢飆也要等一陣子吧!其實像他的例子真是太多太多了




,許多出來飆車的青少年,大部分都是家庭有問題,如中輟生、單親家庭
不然就是父母不管,甚至有父
母被我們通知至派出所時,還大罵警察幹麻抓他兒子。像之前一個飆仔被
我抓到時,我問他出來飆車父母知不知道,他說他是單親家庭,母親根本
都不關心他,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現在社會真不知是怎麼了,許多父母
給自己小孩大筆的零用錢買車改車,卻一點也不關心他們,還一直認為自
己孩子是學校的模範生,家裡的乖寶寶,怎麼可能會出來飆車?一切都是
警察的錯!一切都是學校的錯!一切都是社會的錯!想想我們小時後,當我們
犯錯時,父母不但親自帶頭道歉,回到家還會把我們打個半死!在學校被老
師打都不敢哼一聲,哪像現在竟還有學生打老師,小孩殺父母的案例?



飆車有理,砍人無罪?飆車小鬼的大聲"含扣",連我們都忍不住............

生死極速

NSR這款車可說是台灣飆車界的不敗天王,因為此為高排氣輛二行程打檔車,
改裝部品又多,經過改裝後極速可超過200km/hr,但是由於體積龐大操控不易
,故一般都會區很少見到其蹤跡。在我參與防飆勤務中就有一輛NSR公然挑戰
公權力,說到這輛NSR我就見到他好幾次了,印象很深刻的是這輛NSR和台灣
賽道上的GP150很像,整流罩拆掉,把手改低,單座,聲音特別大聲的改裝
排氣管,騎它的飆仔穿著拖鞋,很好認。當然我們鎖定它很久了,但每次
都沒有機會,結果有一次他卻自己找上門來。話說當時我們正在盤查一群
聚集在超商前的當地幫派份子,遠處就傳來陣陣尖銳的?
瓿瑭n,我們知道飆車族在挑釁,不過我們都在處理面前這堆垃圾,沒有理
他們。沒想到此時突然有兩輛機車極速逼近,不得不吸引我們的注意,原
來是那台NSR正在與一台Dio競速想衝過我們的臨檢哨,這台NSR的時速我
不清楚,我只知道速度快到我們四個人同時把甩棍丟向他都丟不到,反而
是那台不知死活的”慢Dio”被眼前突來齊飛的棍子嚇到了,趕緊減速彎
到旁邊的巷子裡。當然這台Dio最後被我們後方的追趕時自己緊張撞到路
邊的車子跌倒,騎車的小鬼只有14歲,我們叫他趴下還不會趴下,蹲在
地上一副想逃跑的樣子,當然被我們修理的很慘,當地勤區同仁過來押人時?
A還問我們怎麼把他打這麼慘,隊長說我們沒打他,是他自己摔的。那輛
NSR依然逍遙法外,隔了幾天後NSR再次出現,並一路騎至河邊與一大群
飆仔會合,當時我們只有一台車三個人,衝到那群飆仔面前想要抓那
輛NSR,結果又讓他跑掉了!不過沒魚蝦也好,我在跑到旁邊把一名壯漢
(真是非常的壯)從車上”拖”下來,他把車子丟著還想跑,我拿甩棍往
他後小腿用力打下去,那壯漢竟然毫無感覺一般繼續跑,另一名同仁也
用甩棍敲他另一隻小腿,我們展開各種擒拿術,跟他折騰了半天,才用
了全身的力量才把他壓在地上,遇到這種情形不管把你所學所有的擒拿
或國術都好像沒用
後來這名壯漢所有證件都齊,車子也都沒有改裝,問他為何要跑,他說
只是路過而已,看到一群帶著面罩的黑衣人圍過來,他當然要跑,還說
現在治安那麼壞,誰知道我們想對他幹什麼,真是讓我們哭笑不得。至
於那輛NSR,隔一個星期後被其它單位的同仁逮捕,從此以後就沒有再出現過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條魚一直在你的釣竿旁出現,可是就是釣不到他,
最後被其他釣友釣走的感覺。也幸好他沒落在我們手上,不然我不知
道我們隊上那群暴力份子會對他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



四支甩棍齊飛,仍打不到瞬間衝過的NSR,它的速度真是太快了(影像擷取)

再開槍


我們執行防飆勤務中唯一開過兩次槍,時間是在第一次開槍不久,
開槍的又是我們隊長(他老兄不怕黑),而且地點是在住宅區的巷道,不
過這次開槍的時機卻很合理。當時我們正在路邊進行定點攔檢,因為是
臨時設立,還沒來的急佈署口袋跟潛伏哨,兩輛機車陸續騎過來,我們
馬上上前攔檢,不料兩輛機車都企圖逃跑,一輛往反方向逃跑,一輛直
接像我們衝撞而來,我們當然也不甘示弱的舉起甩棍嚴陣以待,那名小
鬼不知是怕了還是怎麼樣,竟然騎到對向車道,撞到另一輛機車,另一
輛機車騎士受傷倒地不起,這小鬼跟著車子滑行了數公尺以後,竟然站
起來棄車逃亡。隊長
一路追到巷子裡對空鳴槍警告,小鬼立刻停下來高舉雙手大喊投降,押
送派出所處理。



撞傷善良老百姓還想跑,我們當然誓死不放過(影像擷取)

追到民宅

有一次我們在路邊查看飆仔動向時,我總覺得遠處騎樓底下停著一排
排機車,其中有好多黑影在晃動,可是又覺得奇怪為何那邊會聚集那
麼多人,於是便與隊長兩人步行前往查看,不料我們馬路還沒過一半
,騎樓底下突然湧出大批青少年,掉頭就往巷子裡跑。基於本能反應
,我們兩個人立刻急起直追,追到巷子裡一看…….人都不見了!乖乖
~現在又不是七月半,X檔案嗎?這時經驗豐富的隊長抬頭往上一看,
果然看到旁邊大樓某一層的樓梯氣窗上,有一顆小頭縮了進去!那棟
公寓底下大門是開著的,任何人都可以進去,所以我們就一層一層
往上搜,公寓裡每一層都有住戶,凌晨
兩三點大門深鎖,所以樓梯一路通道頂樓。上頂樓後還不見人影,但是
傳來上方傳來疏悉的腳步聲,結果我們連衝八層樓梯都還沒休息,又要
採著天梯上水塔,上去一看!不要不相信你的眼睛,一個兩三尺見方的
水塔頂部,一共擠著男男女女不下數十人,我面前的一個金毛看到我
劈頭就很兇的說”衝三小!你爸在看星星!”,我的老天!這是什麼爛理由?
像他們這種態度,如果今天我身上穿的不是警察制服,若只是當地的住戶
百姓,很可能已經被他們砍死了。我說”你住這裡嗎?”,對方搖搖頭,
我也懶的跟他理論,很直接的跟他說”我可以告你們侵入私有民宅,
要坐牢知不知道
有什麼不滿去跟法官說吧!”,他們才開始怕了!我們把他們一個接一個
押到樓下,我身上的手銬加一大捆束手全都拿出來了,還是沒辦法銬完
那一群人,逼不得已用無線電call支援。那一晚巷子裡許多住戶都驚醒
,紛紛打開窗戶看熱鬧,他們也知道警方在抓飆車族,看到荷槍實彈的
我們所以不敢出來。因為太吵了,隊長向他們道歉,他們卻說”沒關係
”,”辛苦你們了”,由此可見當地居民厭惡飆車族如此一般。原來那
一群飆車族本來預定要在這地區狂飆,也許是之前被我們”打怕了”
,看到我們一出現就趕快把車停在騎樓下躲起來,想等我們走了以後
再飆。
這是我們在當地住宅區最後一件比較大型的案子,之後飆車族從此退出住
宅區,改變到隔街河邊的工廠地區。

 

河邊戰場

河邊地區由於外環道筆直寬敞,該地區多為小型加工廠,人煙稀少,因此
飆車族在此更為猖狂。除了一般機車飆仔外,改裝汽車也不在少數。由於
飆仔人數過多,行徑更為狠毒,我們也不得已用了許多非常手段。因為地
處偏遠人數眾多,要帶回偵訊實在太麻煩了,所以就來”黑”的。一般我
們抓到有牌有照的我們就直接把車子拆個報廢。企圖逃跑或拒絕受檢的,
就給他飽以老拳。而飆車族的武器也不簡單,一般多為西瓜刀,開山刀等
物品,有的攜帶長達40公分的扁鑽,有的甚至像古裝片一樣直接把刀子插
在背後騎在大街上,有的甚至還在我們面前亮槍。不過幸好我們都沒有
被飆車族砍殺的紀錄,只是偶有被衝撞受傷的例子。

誤打誤撞

當然一整夜防飆下來,也是會累的,所以最近的便利商店也少不了我們的
光顧(當然我們一定會付錢)。有一次我們大夥停在超商前面準備採買,結
果該路段飆仔就一直來一直來,我們就一直攔一直攔,搞了一個多小時還
買不成東西。話說回來我們買了東西後也不能大搖大擺的就在路邊吃吃喝
喝,所以河邊一些隱密的地點就成為我們暫時休息的場所,順便還可監視
河堤上那些飆仔。有一次我們在路邊發現一小搓可疑分子,未免打草驚蛇
隊長決定在附近找一個隱密的地方就近監視順便休息,於是我們就繞到那
群小鬼身後的一條小路。這條小路是加工廠送貨的死巷子,大約只有10
米長,最後彎到工廠後方的卸貨區。我們本來就在路口休息,突然我看到
一個人推著一台粉紅色的小Dio彎進裡面。設想凌晨一兩點這種地方怎麼會
有人推車進入一個沒人住的死巷子,當機立斷大家馬上加足馬力衝了進去
果不齊然裡面窩著一票人,其中兩台沒大牌的Dio,一台還改全水冷。原來
是一台車沒油,一台車故障,車主找其它飆仔過來支援。看到我們出現,
他們全都嚇呆了,可能是納悶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他們躲在裡面,當然死巷
子他們也沒路跑,查核身份後就依法送辦。

衝河堤

講到防飆裡面最危險也最累的就是衝河堤了,該地區的河堤兩邊都是斜坡
,機車可以從斜坡上下自如,也可以在河堤上狂飆,所以圍捕的困難度相
對就提高。通常我們的戰術皆是兩組車隊分別在河堤兩側待命,兩組人馬
分別從河堤左右側,利用民車接近飆仔,然後在左右兩方向上衝。這時飆
仔通常會由兩邊道路逃竄,於是兩側車隊皆可以當場截住,而在河堤上硬
闖的就被衝河堤的人馬攔截。我很不幸的參與防飆以來每次派到的任務都
是負責衝河堤,每次衝上去攔住飆仔後,總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不出話來
。當然飆仔也很勇,有直接從河堤上滾下去的,有把車丟一邊自己逃跑
的,甚至有一次一名飆仔狗急跳牆直接連人帶車跳河,我們就在河邊等他
自己游上來乖乖受檢。有一次一個飆仔載著美眉企圖衝撞我,被我一棍
打了下來,結果他竟然連人帶車往約四層樓高的河堤下倒,被我一把拉
了上來。真不知他怎麼想的,為了逃避臨檢連性命都不要,連女朋友也
要陪葬。更好笑的也有人被攔下來後把女朋友丟在路邊跑掉的,唉!其中有
一段蠻有趣的插曲由於河堤上人潮眾多(飆仔加看熱鬧加夜遊的),有時連
小販也跑來了。當我們衝河堤抓飆仔時,小販竟然也跟著跑。有一次我們
肚子餓了看到河堤上有賣魯味的小販(當然也有一兩個飆仔),於是我們下車?
{步慢慢走上河堤想買東西吃,飆仔的反應當然是像老鼠見到貓一樣,但
是沒想到魯味老闆也發動機車要跑了。我們大聲叫喊甚至追上去,小販
跑的更快。就算我們喊破喉嚨”我們要買東西!”,也沒有用。

轉進


防飆專案幾個月後飆仔在馬路上吃不消了,便常常集結在加油站或是網咖中。
其中一段時間我們曾在加油站設埋伏哨,只要有可疑人士停下來加油,就趁便
臨檢,於是飆仔最後的掙扎竟然流落到網咖之中。飆仔們把車四處藏,人都集
結在網咖中,先派一兩台車出來探風,只要發現警察蹤跡就躲在網咖,警察一
走就出來撒野。我們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先請制服勤務的弟兄休息,我們就
躲在民車中四處巡,果不其然發現飆仔。經過長途追逐後飆仔們紛紛把車丟在
網咖門前躲進店內。其實飛車追逐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我們開的是一般民車
,沒有水雷(警報器)跟警示燈,頂多只
裝個窗前爆閃。沿路除了闖紅燈,還要小心隨時出沒的砂石車,一般民眾,也
要小心我們自己人撞在一起(好幾次都差點釀成悲劇)。而被追的飆仔引以為刺
激,在追逐過程中除了沿路回頭叫囂外,還會做鬼臉,所以追到後我們的心情
當然不會很平靜。以往看情形飽以老拳或是砸爛車子。這次飆仔躲進網咖,他
們以為我們不會進去追查,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一群蒙面人就這樣大搖大擺
的走進去,當然顧及店裡其它善良百姓安全我們沒有什麼大動作,只是把他們
一個個叫到外面認車子核對身分。

終得寧靜


防飆半年多後該地區漸漸少有飆仔蹤跡,連一般的汽車也不來了(大概沒人氣)
,晚上空空蕩蕩只有少數砂石車與計程車偶爾開過,其它只剩下四處閃亮的警
示燈與一個個佇立街頭的防飆勇士。在經過幾個月抽樣觀察後確定該區已無飆
車活動,才結束任務。每每清晨拖著一身疲憊,繼續白天該做的工作,身體也
變差了。很感謝某些高層讓我們放手一博,也有某些長官不以為然,如當地交
通隊的副座看到我們後當場把隊長教訓一噸。但是這些整天待在冷氣房裡的長
官看的到街頭的火爆肅殺嗎?每次清晨下班時我們都想回家好好洗個澡休息,
一名好心的長官集合我們至早餐店聽他
訓示,講了半天後連早餐錢還要我們自己付。而各個單位搶資源也是其兇無比
,沒事也會亂放話製造嫌隙,不要懷疑,這些都是長官為了自身利益故意製造
的。而我們也常常抓到飆仔是某某民代的兒子,某某議員辦公室的助理兒子,
某某高級單位的顧問兒子,被抓的飆仔也會利用父母的地位到處攀關係,讓我
們擺受刁難,很難想像這些未出社會的青少年已經學會大人那種逢迎拍馬的文
化。一些沒背景沒關係的小鬼,就使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招數,大鬧派出所。
甚至有一個小鬼被我連抓兩次,第一次裝聾啞不會說話又聽不到聲音,害我們
費好久時間跟他溝通,最後發現他有手
機有駕照才被拆穿。第二次這傢伙又故技重施裝聾啞,當場被我拆穿。不過很
感謝當地派出所基層警員給予全力協助與支持。反觀當地交通隊,在我們防飆
將近一年來幾乎沒有參與,偶爾見到一台巡邏車呼嘯而過,哈雷機車停在隊部
前一整排都沒人出勤,隊長常戲稱業績都被我們搶光,他們沒業績做了。此外
當地的百姓對我們極為友善,常常主動的來慰問我們,開車經過一旁也會大聲
問候”辛苦了”,所以相對我們更努力維持法紀,還給當地百姓純樸的空間。
總之最後我們做到了,我們可以問心無愧的對當地百姓們說,你們可以得到安
全寧靜的環境,若再有飆車族在此胡作非為,我們必將回來。



******後記*******

     實際上防飆專案並不是飆車族銷聲匿跡才結束,而是某一天突然被屬
於某個只會拼選舉政黨的地方首長下令無限期停止,全體參予人員一片錯
愕,事後探聽結果為選舉將近,上面怕得罪到什麼而影響到票源..........

     防飆專案被迫終止後不到兩個月,當地飆風又死灰復燃,後來被記者偷拍後
公佈於新聞,引起社會軒然大波,各家新聞媒體曾經大肆報導一段時間。




======================================

抱歉有點多 沒興趣的大概已經直接END了

這一套現在已經不能用了 感謝辛苦的人權團體

維護了飆仔飆車的權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